林某娜、林某吟等人洗錢案 ——嚴厲懲治家族化洗錢犯罪,斬斷毒品犯罪資金鏈條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林某娜,系深圳市菲某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菲某公司”)及廣州市永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林某吟,系深圳市雅某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雅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黃某平,系深圳市通某二手車經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被告人陳某真,無業。

(一)上游犯罪

2011年,林某永販賣1875千克麻黃素給蔡某璇等多人,供其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共計180千克。2009年至2011年,蔡某璇多次伙同他人共同販賣、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共計20余千克。

(二)洗錢犯罪

2010年至2014年,林某娜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仍幫助哥哥林某永將上述資金用于購房、投資,并提供賬戶幫助轉移資金,共計1743萬余元。其中,2010年至2011年,林某娜多次接收林某永交予的現金共165萬元,用于購買廣東省陸豐市房產一套;2011年,林某娜購買深圳市瑞某花園房產一套,實際由林某永一次性現金支付239萬余元購房款。以上房產均為林某娜為林某永代持。2011年至2013年,林某娜提供本人及丈夫的銀行賬戶多次接收林某永轉入資金共289萬余元,之后以提現、轉賬等方式交給林某永、黃某平。2011年至2014年,林某娜使用林某永提供的1050萬元,注冊成立菲某公司和永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將上述注冊資金用于公司經營。另外,2011年至2014年,林某娜三次為林某永窩藏毒贓,其中兩次在其住處為林某永保管現金,一次從林某永的住處將現金轉移至其住處并保管,保管、轉移毒贓共約2460萬元。

2011年至2014年,林某吟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仍幫助哥哥林某永將上述資金用于投資,并提供賬戶幫助轉移資金,共計1150萬元。其中,2013年至2014年,林某吟使用林某永提供的350萬元,注冊成立雅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將上述注冊資金用于公司經營。2011年至2014年,林某吟提供本人銀行賬戶多次接收林某永轉入資金共800萬元,之后按林某永指示轉賬給他人700萬元,購買理財產品、發放雅某公司員工工資共計100萬元。

2011年至2013年,黃某平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仍幫助男友林某永將上述資金用于購房、投資,并提供賬戶幫助轉移資金,共計1719萬余元。其中,2011年至2012年,黃某平使用林某永提供的200萬元,注冊成立通某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將上述注冊資金用于公司經營。2011年至2013年,黃某平提供本人及通某公司銀行賬戶接收林某永轉賬或將林某永交予的現金存入上述賬戶,共計1519萬余元,之后轉賬至雙方親友賬戶、用于消費支出、購買理財產品,以及支付以黃某平名義購買的深圳市荔某花園一套房產的首付款。

2010年至2011年,陳某真明知是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仍幫助丈夫蔡某璇用于購買房地產,共計730余萬元。其中,2010年9月,陳某真使用蔡某璇交予的現金60余萬元,以其子蔡某勝的名義購買陸豐市房產一套;2011年5月,陳某真使用蔡某璇交予的現金670萬元,與林某永合伙,以蔡某璇弟弟蔡某墻的名義,購買陸豐市某建材經營部名下4680平方米土地使用權。

二、訴訟過程

2014年8月19日,廣東省公安廳將本案移送起訴。2014年9月25日,廣東省人民檢察院指定佛山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佛山市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林某娜、林某吟、黃某平、陳某真明知林某永、蔡某璇提供的資金是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仍使用上述資金購買房產、土地使用權,投資經營酒行、車行,提供本人和他人銀行賬戶轉移資金,符合刑法第191條的規定,構成洗錢罪。同時,林某娜幫助林某永保管、轉移毒品犯罪所得的行為,符合刑法第349條的規定,構成窩藏、轉移毒贓罪。

2015年3月30日,佛山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對林某娜以洗錢罪,窩藏、轉移毒贓罪,對林某吟、黃某平、陳某真以洗錢罪提起公訴。2016年10月27日,法院作出判決,認定林某娜犯洗錢罪,窩藏、轉移毒贓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100萬元,沒收違法所得;林某吟、黃某平、陳某真犯洗錢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至四年不等,并處罰金4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沒收違法所得。宣判后,被告人均提出上訴。2019年1月24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1.檢察機關辦理毒品案件時,應當深挖毒資毒贓,同步審查是否涉嫌洗錢犯罪。針對毒資毒贓清洗家族化、團伙化的特點,要重點審查家族成員、團伙成員之間資金來往情況,斬斷毒品犯罪惡性循環的資金鏈條。對涉毒品洗錢犯罪提起公訴的,應當提出涉毒資產處理意見和財產刑量刑建議,并加強對適用財產刑的審判監督。

2.廣義的洗錢犯罪包括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洗錢罪,窩藏、轉移、隱瞞毒贓罪,應當準確區分適用。第一,洗錢犯罪是故意犯罪,三罪都要求對上游犯罪有認識、知悉。第二,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罪是一般規定,洗錢罪和窩藏、轉移、隱瞞毒贓罪是特別規定,一般規定和特別規定的主要區別在于犯罪所得及其收益是否來自于特定的上游犯罪,兩個特別規定的主要區別在于是否改變資金、財物的性質。第三,適用具體罪名時要能夠全面準確地概括評價洗錢行為,一個行為同時構成數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數個行為分別構成數罪的,數罪并罰。

3.穿透隱匿表象,準確識別利用現金和“投資”清洗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的行為本質。毒品犯罪現金交易頻繁,下游洗錢犯罪也大量使用現金,留痕少、隱匿性強。將毒品犯罪所得及收益用于公司注冊、公司運營、投資房地產等使資金直接“合法化”,是上游毒品犯罪分子試圖漂白資金的慣用手法。辦案當中要通過審查與涉案現金持有、轉移、使用過程相關的證據,查清毒資毒贓的來源和去向,同步懲治上下游犯罪。


 

  關閉本頁 打印本頁
公和我做好爽添厨房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