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革命、一边生活」的恍惚 成为港人日常

八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大批黑衣群众涌出香港岛铜锣湾站与天后站,朝两地中点的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前进。不到一小时,倾盆大雨从天而降,维园内六座足球场及中央草坪,已满是撑伞的人群,周边地铁站也因被挤爆而暂停服务。
随着时间推进,撑伞人潮逐渐蔓延至维园东边的北角与西侧的金钟,开成一片多彩、壮观的「雨伞花海」。

这是港人自今年六月九日以来,为抗议《逃犯条例》修法,连续第十一个走上街头的周末。这场由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发起的「煞停黑警乱港,落实五大诉求」集会,原本的游行申请虽未获香港警方核准,但主办方改採「流水式」集会,呼吁民众以进出维园表达诉求,成功号召一百七十多万人参与,成为继六月两次百万人游行以来,第三度破百万人响应的行动。

持续走上街头

只为了争一个「自我」

这场社会运动惊人的持久力,来自香港市民对港府不愿正面回应民意,甚至下令警方武力镇压,感到极度不满。

根据香港警方公布弹药数字,六月以来,港警已对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动用超过一千八百枚催泪弹、三百发橡胶子弹及一六七颗海绵弹;这些弹药曾在地铁站内发射、从高处攻击记者和民众,甚至近距离对抗争者开枪。送医市民逾五百人,受伤员警近两百名。

而一连串冲突的高峰,是八月十一日警方疑似以布袋弹近距离射中女抗争者的眼睛,使其永久失明。这起事件使抗争群众激愤并拉高冲突态势,发动近万人于隔日瘫痪香港机场,迫使部分航班取消。

十八日下午滂沱大雨中,年过六十岁的胡先生带着太太在维园的拥挤人潮中,静静举着「黑警还眼」的标语。两个月来,胡先生多次参加游行,太太却是第一次鼓起勇气跟着丈夫上街。「大雨浇不熄民众反对政府暴力,以及维护香港民主的意志,今天如此人数规模,已是一种胜利。」他说。

「其实干我什幺事?我再二十年就死了,但是下一代怎幺办?他们可能享受不到我们拥有过的自由。」虽然太太不时不安地拉他衣角,但胡先生仍对记者表示不害怕发言,毕竟目前的香港,还保有让人批判时政、表达理念的自由。

香港维园群众抗争游行警方胡先生简称冲突太太以来记者弹药
上一篇: 下一篇: